常駐fb、半次元,希望能和大家交個朋友
目前是小小寫手、coser兼模特

【鷹佩】The kiss of the oath

海賊CP:鷹眼密佛格x佩羅娜
最近過於勞累,精神不太好,所以產文不太細緻還請見諒

標題我實在沒腦力想了所以先暫定這樣,之後想到好的會再改
最底下給小福利這樣ouo

【正文】

善良的女孩從口中吐出珠寶,而自私的女孩則是從口中吐出毒蟲。

那個善良的她願意付出自己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所以仙女給予她祝福,當她開口時閃耀的鑽石和美麗的鮮花從她口中掉了出來。

而自私的她,仙女給予了懲罰,醜惡的蟾蜍和劇毒的蛇從她口中竄了出來。

一個名為《The diamonds and toads》的故事。

佩羅娜坐在大廳的高背椅上,抱著在古堡裡頭翻到的一本書翻閱著。

「從嘴裡吐出蟾蜍也太噁心...

【鷹佩】愛稱

海賊CP:鷹眼密佛格x佩羅娜

一時心血來潮的速寫小糖渣,因為是寫著自爽用的所以這次沒有描寫得很細緻
看到來自世界甲板的在古戰場上耕耘,所以自行腦補了這篇

【正文】

佩羅娜習慣用不同的名字稱呼密佛格,一開始是有些生疏的稱呼他鷹眼。

「鷹眼,我說你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冷酷!還有,你別想命令本公主替你做東做西的!」

這是羅羅亞在外頭練劍時,城堡裡的佩羅娜和密佛格相處的狀況,當時她還延續著在Thriller Bark時嬌縱任性的小公主性格。

在羅羅亞走了之後,她還是和密佛格住在一起,相處下來直到最後連密佛格都默許她直呼他的名諱,但她並不是那麼常直呼他的名字,除非是有某些原因或是她一時心血來潮。...



她下意識地抱緊了手上的紫色布娃娃,布料包覆著棉花的柔軟觸感消磨了她的不安。


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她跟它,好像她在世界上只剩下它一樣。


那是她唯一僅有的東西,但又好像不屬於她。


臉頰蹭上那個打從一開始就在自己身邊的娃娃。


不能將它弄丟。


好像有人這樣告訴她,又好像沒有。


她想不起來,因為她也不記得自己是誰。


Nightmare 封面
其實畫到一半還沒畫完XDD
上色上到一半曬一下進度而已
完成的大概只有臉而已


等我把同人寫完喔喔喔喔
不然完全沒有動力畫



【試閱】Nightmare

同人有試閱可以點進來我這裡看

【涅彌】索

魔人偵探CP:涅羅x彌子

注意:OOC有、肉本向有(下開車門附鑰匙)、異形JJ有
(連結已修正,如果連不過去可以跟我講一下)
剛好有上線就作一次把近期文章全更新貼上來了,絕對不是只有寫肉而已…咳嗯

【正文】

我、我我我是不是死定了……

關上事務所的門,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涅羅放大的笑臉,或者應該說是他的臉湊到離她極近的距離。

嚇得彌子下意識的往後退,卻不偏不倚的撞在門板上。

而涅羅卻仍舊朝著她逼近,讓彌子瞬間湧起無限危機意識的將雙手搭在門把上,準備奪門而逃。

想也知道涅羅不會給她這樣的機會,他迅速的伸出雙手,將門「輕輕地」拍回去關上。

現、現在的狀況是怎麼回事?我這算是被涅羅壁咚了嗎...

【試閱】Nightmare(梅伊)

浮士德的噩夢 CP:梅菲斯特x伊莉莎白

關於浮士德的劇情部分,我參考了白遼士的《浮士德的天譴》、歌德的《浮士德I - II》、馬洛的《浮士德博士的悲劇》,這些作品讓我稍微了解「浮士德」這個角色才開始下筆

雖然之後應該會是肉本走向,嗯…對不起我是蘿莉控(自首

【試閱】

她下意識地抱緊了手上的紫色布娃娃,布料包覆著棉花的柔軟觸感消磨了她的不安。

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她跟它,好像她在世界上只剩下它一樣。

那是她唯一僅有的東西,但又好像不屬於她。

臉頰蹭上那個打從一開始就在自己身邊的娃娃。

不能將它弄丟。

好像有人這樣告訴她,又好像沒有。

她想不起來,因為她也不記得自己是誰。

※...

【試閱】如醉(沖神)


銀魂CP:沖田總悟x神樂

捏他有、銀桑爸爸有

沖神線

標題到時候在重新想
之後應該會往肉方向發展……(咳嗯

【試閱】

沖田總悟有個習慣,就是喝醉時總愛抱著酒瓶睡覺,那張總是露出抖S笑的俊臉才會露出人畜無害的傻笑。

雖然曾經被嘲笑過是缺乏關愛的表現,不過打從隔天那個嘲笑的人在醫院躺了整整一個禮拜,出院時仍是鼻青臉腫的狀態之後就再也沒人敢提起這個話題。

但凡事總是有例外,因為這次嘲笑沖田總悟的人是他唯一無法調教的對象……

「我才不像某隻吉娃娃每次喝醉時愛抱著酒瓶睡覺阿魯,該不會是小時候沒感受到媽咪的溫暖吧?」

今日萬事屋三人受到日輪的邀請前往吉原,正巧遇見在吉原調查事件的真選組,今...

【鷹佩】雷雨過後

海賊CP:鷹眼密佛格x佩羅娜

【正文】

閃電從島的上空疾閃而過,雷聲隨行轟隆的一聲打在島上的某處廢墟。

密佛格睜開他那雙銳利的鷹眼,看著窗戶外頭開始飄起雨,以及時不時閃過的雷電。

他被吵醒了,但吵醒他的不是震耳欲聾的春雷,而是從某處傳來比起雷聲毫不遜色的尖叫聲。

一秒、兩秒、三秒……

大概在他默數到一分鐘之後困惑了一會兒。

以往,在第一聲雷響起時,三十秒之內就會有個人來以一種急促的節奏拍打著他的房門,挾帶著哭聲的叫著他的名字要他開門。

以往,這個時候會有個小小的粉紅色身影在他的房裡,抱著那隻小小的熊玩偶,淚眼朦朧的撲進他懷裡瑟瑟發抖著。

以往,會有個含著泣音喊著好可怕的小丫頭...

【鷹佩】寵

海賊C P:鷹眼密佛格x佩羅娜

【正文】

今年的冬天很冷。

窗戶玻璃上覆著薄薄的霧氣,上面被佩羅娜畫滿了庫瑪西和摩利亞的模樣,嘴裡哈拉哈拉的笑著唱著不知名的歌。

密佛格對於她這種行為沒有制止,畢竟待在這個死寂的地方成天對著他這樣無趣的人大概也悶得慌,於是也就隨她去了。

直到大廳的窗戶全被畫得滿滿當當,佩羅娜沒有事做了,她百般無聊的在大廳走來走去,鞋跟踩著地板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傳進密佛格耳裡。

他皺了皺眉,終於從書裡抬起頭,說出了這幾個小時以來的第一句話:「如果沒有事情做就回房裡去。」

「為什麼我一定要聽你的話?不要以為你帶我找回庫瑪西就可以命令我!我就喜歡待在這裡不行嗎?」佩羅...

【籠中鳥】

他曾經問過她,既然有能力為自己贖身,為何又繼續委身於這小小的雨樓?

記得她只是露出那能讓男人為之沉醉的笑,雲淡風輕地回答:「晚了,現在出去,已經不知道能做些什麼了。」


就如同那囚禁在籠中已久的鳥兒,習慣了在籠中被飼養的日子。


即使日後放其自由,鳥兒也早已失去在自然中生存的能力。


展開羽翼,卻忘了如何使用翅膀再次翱翔於那湛藍的蒼穹。


被囚禁已久的鳥兒是無法離開籠子獨自生活的,並非眷戀籠子,而是無法尋得棲身之所,對於籠子外面的世界感到茫然。


他是她一夜的恩客,卻不是她的唯一。


起初,他將她從雨樓裡贖了出來,原想讓她能嫁個好人家,平順地過日子...

© 陌望Mowang_月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