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駐fb、半次元,希望能和大家交個朋友
目前是小小寫手、coser兼模特

【鬼香】玩笑話

鬼燈的冷徹CP:鬼燈 x 阿香

總之就是個腦洞大開的一篇,食用謹慎
撒個糖

【正文】

「我們在交往。」

面對不知道第幾個不明所以又附帶八卦屬性詢問的員工,鬼燈千篇一律給予了這樣的回答,隨後又再次補上「如果我這麼說,你又打算做什麼」的問句。

「騙人的騙人的!」
每次在這種猝不及防的狀況下聽到這樣的回答,即使對方已經開了這種玩笑不只一次,再次聽到時,阿香還是帶著慌張的語氣扯著那名始作俑者的袖子說:「鬼燈大人,不要說出這種讓人誤會的話呀!」

儘管知道對方從很早以前就喜歡開這種玩笑,但是聽見的當下還是讓她不自覺的心頭一顫。

黑色鬼神不發一語的站在一旁像是沒事的人一樣,讓她只好對那名看起來像是...

【鬼香】打扮

鬼燈的冷徹CP:鬼燈 X 阿香

一時心血來潮的小隨筆,沒寫得太細緻

【正文】

「阿香姐,好漂亮。」

依舊是平坦不帶任何起伏的語氣,一子和二子看著眼前面若桃花的阿香說著。

阿香輕輕抿起她那描繪上青色胭脂的唇,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摸摸兩位座敷童子的頭說:「謝謝妳們。」

她今天沒有穿著平時那件紫色漸層的日常服,腰際上的兩條充當腰帶的蛇也被安置在了牠們的窩裡。

換上了繡工精緻的華麗和服,一子忙著替阿香整理好和服的衣擺和撫平衣料上的皺褶,一旁的二子提著金魚草模樣的薰籠在她身上薰過之後便將薰籠交給她,自己便蹲到一子身後看著阿香發呆。

今晚是鬼燈大人按照慣例前來過夜的日子。

以往的這個時候,...

【陰陽師】清月之輝 閻魔

CN:月徽

攝影後製:米桑

實體的月亮放在這個畫面反而不和諧,故攝影以淡淡的月亮突顯,帶出畫面的意境

然後我自己也手癢的寫了個小短篇XD

【正文】

金色的鈴鐺隨著搖曳的衣袖響起,不如現世的鈴鐺聲清脆,反而帶著沉重與莊嚴。

華麗的衣飾,艷麗中帶著威嚴的容顏,藍色的眼如同一汪平靜池水,盡是看透一切的從容。

腳下踩著因苔蘚點綴而染著碧綠的石階,祂穿越層層絳紅的鳥居,一步步登上冥界的最高處。

終點是黃泉比良坂的所在。

祂忽然停下腳步,凝視著前方許久,最後嘆了口氣,臉上露出近似無奈的笑容。

果然……即使過了這麼久還是忘不了那個人呢。

祂在身後的人有些驚訝...

【鷹佩】溫柔鄉

海賊CP:鷹眼密佛格x佩羅娜

大概穿插了一些腦洞的部分,我覺得我大概是被某位太太傳教成功了
最近精神狀況不太好,產糧不太穩定

其實是雷雨過後的後續,只是也可以當成獨立的短篇看ouo

【正文】

在那偌大卻宛如被孤寂所吞噬的昏暗房裡,僅僅憑著幾盞蠟黃的燈光映出對方的身影,那男人坐在沙發椅上,不發一語的看完手上的信件後,舉到一旁的燭火上方燃盡。

「我知道了。」

男人低沉的語調在房裡回響,伸手捻熄了延燒的殘餘碎片,雪茄燃起的煙加深了他臉上的陰影,他咧著嘴笑道:「讓鷹眼親自來給我送信,他的面子可真夠大。」

對於他皮笑肉不笑的話語,密佛格並沒有打算理會,並表示他不打算在此逗留太長的時間。

「...

【鷹佩】The kiss of the oath

海賊CP:鷹眼密佛格x佩羅娜
最近過於勞累,精神不太好,所以產文不太細緻還請見諒

標題我實在沒腦力想了所以先暫定這樣,之後想到好的會再改
最底下給小福利這樣ouo

【正文】

善良的女孩從口中吐出珠寶,而自私的女孩則是從口中吐出毒蟲。

那個善良的她願意付出自己幫助需要幫助的人,所以仙女給予她祝福,當她開口時閃耀的鑽石和美麗的鮮花從她口中掉了出來。

而自私的她,仙女給予了懲罰,醜惡的蟾蜍和劇毒的蛇從她口中竄了出來。

一個名為《The diamonds and toads》的故事。

佩羅娜坐在大廳的高背椅上,抱著在古堡裡頭翻到的一本書翻閱著。

「從嘴裡吐出蟾蜍也太噁心...

【鷹佩】愛稱

海賊CP:鷹眼密佛格x佩羅娜

一時心血來潮的速寫小糖渣,因為是寫著自爽用的所以這次沒有描寫得很細緻
看到來自世界甲板的在古戰場上耕耘,所以自行腦補了這篇

【正文】

佩羅娜習慣用不同的名字稱呼密佛格,一開始是有些生疏的稱呼他鷹眼。

「鷹眼,我說你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冷酷!還有,你別想命令本公主替你做東做西的!」

這是羅羅亞在外頭練劍時,城堡裡的佩羅娜和密佛格相處的狀況,當時她還延續著在Thriller Bark時嬌縱任性的小公主性格。

在羅羅亞走了之後,她還是和密佛格住在一起,相處下來直到最後連密佛格都默許她直呼他的名諱,但她並不是那麼常直呼他的名字,除非是有某些原因或是她一時心血來潮。...



她下意識地抱緊了手上的紫色布娃娃,布料包覆著棉花的柔軟觸感消磨了她的不安。


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她跟它,好像她在世界上只剩下它一樣。


那是她唯一僅有的東西,但又好像不屬於她。


臉頰蹭上那個打從一開始就在自己身邊的娃娃。


不能將它弄丟。


好像有人這樣告訴她,又好像沒有。


她想不起來,因為她也不記得自己是誰。


Nightmare 封面
其實畫到一半還沒畫完XDD
上色上到一半曬一下進度而已
完成的大概只有臉而已


等我把同人寫完喔喔喔喔
不然完全沒有動力畫



【試閱】Nightmare

同人有試閱可以點進來我這裡看

【涅彌】索

魔人偵探CP:涅羅x彌子

注意:OOC有、肉本向有(下開車門附鑰匙)、異形JJ有
(連結已修正,如果連不過去可以跟我講一下)
剛好有上線就作一次把近期文章全更新貼上來了,絕對不是只有寫肉而已…咳嗯

【正文】

我、我我我是不是死定了……

關上事務所的門,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涅羅放大的笑臉,或者應該說是他的臉湊到離她極近的距離。

嚇得彌子下意識的往後退,卻不偏不倚的撞在門板上。

而涅羅卻仍舊朝著她逼近,讓彌子瞬間湧起無限危機意識的將雙手搭在門把上,準備奪門而逃。

想也知道涅羅不會給她這樣的機會,他迅速的伸出雙手,將門「輕輕地」拍回去關上。

現、現在的狀況是怎麼回事?我這算是被涅羅壁咚了嗎...

【試閱】Nightmare(梅伊)

浮士德的噩夢 CP:梅菲斯特x伊莉莎白

關於浮士德的劇情部分,我參考了白遼士的《浮士德的天譴》、歌德的《浮士德I - II》、馬洛的《浮士德博士的悲劇》,這些作品讓我稍微了解「浮士德」這個角色才開始下筆

雖然之後應該會是肉本走向,嗯…對不起我是蘿莉控(自首

【試閱】

她下意識地抱緊了手上的紫色布娃娃,布料包覆著棉花的柔軟觸感消磨了她的不安。

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她跟它,好像她在世界上只剩下它一樣。

那是她唯一僅有的東西,但又好像不屬於她。

臉頰蹭上那個打從一開始就在自己身邊的娃娃。

不能將它弄丟。

好像有人這樣告訴她,又好像沒有。

她想不起來,因為她也不記得自己是誰。

※...

【試閱】如醉(沖神)


銀魂CP:沖田總悟x神樂

捏他有、銀桑爸爸有

沖神線

標題到時候在重新想
之後應該會往肉方向發展……(咳嗯

【試閱】

沖田總悟有個習慣,就是喝醉時總愛抱著酒瓶睡覺,那張總是露出抖S笑的俊臉才會露出人畜無害的傻笑。

雖然曾經被嘲笑過是缺乏關愛的表現,不過打從隔天那個嘲笑的人在醫院躺了整整一個禮拜,出院時仍是鼻青臉腫的狀態之後就再也沒人敢提起這個話題。

但凡事總是有例外,因為這次嘲笑沖田總悟的人是他唯一無法調教的對象……

「我才不像某隻吉娃娃每次喝醉時愛抱著酒瓶睡覺阿魯,該不會是小時候沒感受到媽咪的溫暖吧?」

今日萬事屋三人受到日輪的邀請前往吉原,正巧遇見在吉原調查事件的真選組,今...

1 / 2

© 月徽 | Powered by LOFTER